详情
温度是否能控制在最适温度直接影响蛹虫草子实

  Huber(1958)和McEwen(1963)为了揭开自然界野生蛹虫草之谜,经实地考察和潜心研究,终于发现蛹虫草是借助其子囊孢子产生的芽管及水解几丁质的能力侵入到寄主昆虫的幼虫、成虫、蛹的体内,菌丝体在寄主的血腔里借助芽殖而增生,使整个寄主转变为一个菌核,后期再从形成菌核的蛹体上长出棍棒状橘红色物体----子实体,由此而得名“蛹虫草”,是一种虫或蛹与菌的结合体,从而解开了“蛹虫草之谜”。这为后来研究蛹虫草的寄主昆虫感菌、形成过程以及模拟自然条件下人工培养蛹虫草子实体奠定了重要基础。

  商家介绍蛹虫草子实体常说孢子头(即膨大的顶端部位)越多、个头越大的营养价值越高,纯粹的误导。生物学上并没有“孢子头”的学术称谓。

  野生蛹虫草是一种世界性分布的广布种,其地理分布区域遍及全世界。在我国,野生蛹虫草主要分布在吉林,辽宁、河北、陕西、安徽、广西、云南、广东、四川、贵州、湖北、湖南、山西、山东、江苏,河南等十几个省区。主要表现出以下分布规律:多生长于春夏季节的4-7月份,或秋冬季节的8—11月份;海拔高度一般在100-2000左右;年均气温为2-12℃,最高气温36℃,最低气温-36℃,在蛹虫草大量产生的4-11月份,气温较高,平均气温为9-28℃;蛹虫草产区多属温带湿润气候,年均降水量在650毫米以上,空气相对湿度为60-95%,土壤湿度为20-65%;野生蛹虫草多产生在针阔混交林地上,土壤多为棕壤土、紫红壤土等腐殖质土壤,一般土壤腐殖层3-9厘米的林地中较多。

  我国对于蛹虫草的研究,始载于《新华本草纲要》一书,记载其功效为:味甘、性平,有益肺补肾、补精髓、止血化痰的功效”.《中华药海》认为其“性味归经、甘、平,入肺肾二经”,其功能有:(一)益肾补阳,本品甘平补肾阳,益精髓,治肾阴不足、眩晕耳鸣、健忘不寐,腰膝酸软、阳痿早泄等症;(二)既补肾阳又补肺阴,保肺益肾,秘精益气。对肺肾不足、久咳虚喘、劳咳痰血者有较好疗效。《全国中草药汇编》记载:北虫草(蛹虫草)子实体也可作为冬虫夏草入药。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 不同种源的蛹虫草对环境因子要求有所不同,培植不同种源的蛹虫草必须采用对应的环境因子配置。

  任何品种,越结实品质越高;顶端呈泡沫状,是未及时采收导致老化的表征,品质低。

  蛹虫草子实体对人体产生作用的程度,跟其有效成分在人体内的“血药浓度”及“疗程”紧密相关,“日常汤料”和“滋补药膳”的食用方式,血药浓度难以在较长时期维持在使有效成分产生高效作用的合适浓度,效果大打折扣。用蛹虫草子实体泡茶、泡酒每天饮用,比当做日常汤料或制作滋补药膳的养生效果好得多。

  培养基灭菌彻底才能有效防止杂菌等有害微生物的侵害,保障蛹虫草的正常生长。

  在检测报告可信度不高的情况下,消费者可通过以下简易评估方式辨别蛹虫草子实体的品质,以防被骗:

  ,如何稳定和提高蛹虫草的有效成分含量,进而达到标准化生产栽培和质量控制,是蛹虫草子实体人工培养技术亟待解决的问题。

  生长于不同地域的蛹虫草原始种源菌株,生物活性成分和形态特征不尽相同。不同种源菌株经选育与复壮后制种培植出的蛹虫草子实体,生物活性成分和形态特征差别亦较大。

  人工培育的蛹虫草子实体最主要功用,从中医角度讲是“阴阳双补,调节阴阳平衡”,从西医的角度说是“提高人体免疫系统防御能力(免疫力)”。

  虫草属真菌的特征之一是其生活史类型的多样性,可以分为产生担孢子子囊孢子的有性型(teleomorph)和不产生担孢子或子囊孢子的无性型(anamorph)。

  为弥补天然虫草资源的不足,保护生态环境,国内外学者纷纷开展人工培养虫草的研究,其中,尤以蛹虫草的研究和应用最多。

  1951年,加拿大的Cunningh等观察到被蛹虫草寄生的昆虫组织不易腐烂,随后从中分离到一种腺苷类活性物质,命名为虫草素(Cordycepin),并确定其结构式为 3’-脱氧腺苷(3’-Deoxyadenosine),虫草素是第一个从真菌中分离出来的核苷类抗菌素。虫草素又称虫草菌素、蛹虫草菌素、3’-脱氧腺苷。

  随着人们对蛹虫草的深入了解,其开发利用倍受世人关注,各国菌物学家、药物学家、医学家竟相研究,越来越多的现代医学研究证明蛹虫草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对蛹虫草药理学的研究表明,蛹虫草具有提高人体免疫力、抗肿瘤、抗氧化、抗病毒、消炎、调节内分泌、镇静助眠、抗疲劳、抗衰老、抗痉、减毒、降血糖、降血脂、补虚损、补肾、润肺、保肝、护心、化痰、平喘等作用。

  用白酒或黄酒泡,可独味泡酒,也可用药食同源食材混泡,添加非药食同源的药材最好有中医师的指导。

  腺苷具有镇静、扩张血管、改善心脑血液循环、促进造血、防止心律失常、抑制神经递质释放和调节腺苷酸环化酶活性功能等生理活性。

  蛹虫草是一类复型真菌,在生活史中有分生孢子阶段(无性型)和子囊孢子阶段(有性型)。蛹虫草的菌丝是一种子囊菌,当子实体成熟后可以形成子囊孢子,孢子散发后随风传播。如果孢子落在适宜的昆虫蛹(虫)体上,特别是幼虫的虫体上后,便开始萌发形成菌丝体。菌丝体以昆虫蛹体或虫体的体内组织和器官作为其生长发育的物质和能量来源,很快布满整个昆虫蛹体或虫体的内部,最后将蛹体或虫体内部各种组织和器官完全分解。自此以后,菌丝体由营养生长开始转为生殖生长,菌丝体扭结,并从虫体空壳的头部、胸部、近尾部等处伸出,形成金黄色、橘黄色或橘红色的、顶部略膨大的棒状子实体。在子实体的顶端,着生许多表面呈乳头状突起的子囊壳,每个子囊壳内产生许多子囊孢子,当子囊孢子成熟后放射出来,又开始下一轮生活史。

  虫草多糖是一类高分子复合物,在蛹虫草中含量为4~10%,是蛹虫草中含量最高的主要药理活性物质。它的抗癌活性和免疫活性已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从1977年开始,日本和中国的科研人员开始对虫草多糖开展研究,已从天然冬虫夏草以及人工培育的虫草真菌中分别分离纯化出了多种多糖组份,并对其理化性质和药理活性进行了详细研究。

  De Bary在19世纪60年代首次进行了蛹虫草的人工培养研究,随后人们

  分子生物学和现代医学的研究发现,虫草素具有多方面作用:免疫调节、抗肿瘤、抗真菌;增加脾脏重量、加快肝脏核酸和蛋白质更新速度,抗缺氧、增加心肌营养血流量及降低血清胆固醇和B酯蛋白,刺激糖酵解导致ATP合成增加,增强肝脏功能和肌肉中CPK的活性,对由于激素失调引起的性功能损伤有修复作用,能明显增加冠脉血流量,降低冠脉、脑及外围血管阻力。

  · 蛹虫草子实体人工培植的环境因子主要是培养基、温度、光照、湿度、氧气、培养时间。

  据报道,美国将蛹虫草主要成分虫草素提纯,研制成针剂用于治疗白血病和癌症,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

  蛹虫草子实体的品质,是生产过程“野生种源(或培育种源)→ 菌种分离、选育、复壮 → 母种 → 菌种扩繁 → 栽培种制种 → 培养基配制与灭菌 → 接种 → 环境因子控制 → 采收 → 干燥 → 包装”等多个环节综合作用的结果,任何一个环节的技术水平都影响着子实体成品的品质。

  主产于辽宁、内蒙、黑龙江,多以小麦基料培养基培植,子实体多呈卷曲扁条状。

  在国内已经实现规模化培植的蛹虫草品种,根据其子实体顶端形态特征区分,可分为尖头、圆头、大头三种。蛹虫草的生物学研究表明,同一种源培植出的蛹虫草子实体,有效成分与其形态特征有很大的相关性;两种不同种源培植出的蛹虫草子实体,某个形态特征明显的品种,并不能代表其有效成分含量高于另一种。

  在完全人工控制的条件下,不同的培养基、不同的生长环境,对蛹虫草子实体品质优良与否起着重要作用,培养基配方对蛹虫草子实体活性成分含量和产量影响极大。国内蛹虫草人工培植采用的培养基种类繁多,大致可以归类为

  合适干度是含水率12%以内,简易判断办法是用手轻捏子实体,有将断未断感觉。含水率高的散装货易变质,无良商家为了既减少失水又可杀菌防腐保色,常用硫磺熏制。

  虽然蛹虫草子实体人工培植已经实现规模化生产,但大多生产商只注重产量这一单一指标,而很少关注子实体中有效成分含量,市场上的蛹虫草子实体干品品质良莠不齐,众多相关检测机构提供的检验结果显示:【

  国外在虫草功能、药化、药理方面的研究进展较快,对蛹虫草产生的虫草素抑制肿瘤、病毒和某些细菌的作用方面研究成果显著。

  · 同一种源蛹虫草在不同的发育阶段对各个环境因子的要求不同,在蛹虫草培育过程的不同阶段,各个环境因子都能显著影响蛹虫草的生长状态、生物量、虫草素和虫草多糖等有效成分的含量。因此在生产过程中,通过对各个环境因子的密切配合控制,方可培养出优质的蛹虫草子实体。

  形成的子实体与蛹体的结合体。子实体单生或数个一起从寄主蛹体的头部或节部长出,颜色为金黄、橘黄或橘红色,全长2-8厘米,头部椭圆形或或钝圆形或尖形,长1-2厘米,粗0.2-1厘米;柄长1.5-3.5厘米,粗0.1-0.3厘米,颜色为浅黄色。寄主蛹体为椭圆形,有环纹9个,蛹体颜色为绛紫色,长1.5-3厘米,粗0.5-1.5厘米。

  任何品种,越接近金黄色和橘黄色且颜色越均匀品质越高;整体颜色不均匀、呈深红色或灰白色品质的低;呈褐色甚至黑色者是极端劣质品,不能食用。

  三大类。培养基种类及其营养成分的含量对蛹虫草子实体的生长特性(色泽、产量、形态)有极大影响。

  消费者对蛹虫草子实体了解不多,往往被商家忽悠误导以高价购买品质低劣的产品。蛹虫草子实体的品质(有效成分含量)高低,销售商提供的权威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不可信赖,主要原因是用于检测的样品,毫无疑问是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能代表的只是检测品的品质,并不能代表其他子实体的品质。蛹虫草是生物特性极易退化变异的微生物,其品质控制并不如工业产品那样具有高度的可控性,实际品质与检测报告结论相差遥远毫不奇怪。

  以大米基料培养基培植,子实体细长圆形较顺直、头部椭圆颜色深带有小刺、根部颜色浅。

  超氧化物歧化酶(简称SOD)是一种生物活性蛋白质,这种酶具有清除新陈代谢中产生的超氧阴离子自由基的能力,又是超氧阴离子的底物诱导酶,其功能是保护细胞免遭有氧代谢物的损伤,在维护机体活性氧代谢的平衡中起重要作用,表现出的作用为抗癌、防衰、减毒等。

  麦角甾醇又称麦角固醇,是脂溶性维生素D2的前体,甾醇是真菌细胞膜的重要组分,是真菌的特征醇,在虫草中含量相对恒定,通常作为质量控制指标之一。

  虫草素在医药上和分子生物学的重大意义而备受全球医学界和药学界关注。虫草素疗效显著,并且大量提取分离得到纯品非常不易,国际市场上虫草素的价格高昂,纯度98%的虫草素达到2000美元/克以上。

  蛹虫草子实体有独特的腥味,腥味越重品质越高。部分散装品有煤烟味硫磺味等刺激性异味,煤烟味是燃煤供热的土法干燥结果,硫磺味是产地不良商家用硫磺熏制的结果。

  1.不同子实体间的形状差别很大、不均匀 2.子实体卷曲 3.顶端膨大呈泡沫化状。

  野生种源(或培育种源)→菌种分离、选育、复壮→ 试管母种 → 菌种扩繁 → 液体栽培种→ 培养基灭菌 → 接种 →环境因子控制 → 采收

  不管野生还是人工培植,品质好的蛹虫草子实体,表面颜色都是多数品种呈金黄色或橘黄色、少部分呈橘红色,干品断口呈白色。从鲜品加工成干品的过程,只要尽量保持鲜品的原有颜色即能获得外观鲜亮的干品,完全没必要进行染色加工。干品用水浸泡漂洗致水色变黄,是因为蛹虫草子实体本身的成分胡萝卜素和叶黄素溶解在水中。

  蛹虫草子实体用热开水泡茶饮用,也可用药食同源食材与之混合泡热开水制作养生茶饮。

  蛹虫草是变温生物,对变温生物而言,温度是最关键的生长影响因素,任何生物都有一个最适温度,在蛹虫草子实体的培养过程不同阶段,温度是否能控制在最适温度直接影响蛹虫草子实体的品质和产量。

  国内在蛹虫草人工培植方面的研究比国外开展得晚,但二十多年来国内对蛹虫草的人工栽培以及影响子实体形成的培养方法、培养条件以及有效成分、药理作用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有了长足的进步。

  大量研究表明,虫草多糖有着多种生物活性功能,被医学界和药物学界认为是当前世界上非常好的免疫促进剂之一,具有广泛的药理作用:提高免疫功能、抗肿瘤作用、抗衰老作用、降血糖、降血脂、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抗放作用以及作为镇痛药源、保护肾脏的作用、抗病毒、保肝、抗辐射、耐缺氧、镇静等作用。

  某些品牌,刻意误导让人以为其产品是以冬虫夏草子实体,回避“蛹虫草子实体”的实质。

  蛹虫草性味甘平,不温热不寒凉,入肺肾二经,既补肺阴,又补肾阳,是唯一能“阴阳双补、平衡调和阴阳”的中药材,这是其他传统滋补品所无法比拟的独特之处,具有重要的药用价值,乃绝佳的保健养生滋补品,传统中医常用于久咳虚喘、劳嗽咳血、阳痿遗精、腰膝酸痛……等等诸多虚症的治疗。

  干度低、颜色金黄鲜亮如新鲜品,蛹虫草特有的腥味少或无,有硫磺味或煤烟味。

  又进行了大量的培养研究,并最终成功获得了蛹虫草的子实体。日本的小林和久山1932年两次在100℃蒸汽灭菌的米饭上培养出蛹虫草子实体。世界上人工培养虫草子实体种类最多的是日本研究者失秋信夫,他在日本的特许公报上发表的专利文献中报道了成功实现人工培养的包括蛹虫草在内的虫草种类达74种之多。此外,韩国的Choi,Y J.等也对人工培养蛹虫草子实体进行了很多的研究。

  为了将蛹虫草代替天然的冬虫夏草,国内进行了大量的化学成分分析工作,实验结果表明:二者间所含的无机元素种类基本一致,在主要药性成分上蛹虫草比冬虫夏草的含量高,蛹虫草化学成分与冬虫夏草无根本性质的差别,但是蛹虫草的人工培植的蛹虫草子实体作为生物药开发是极具价值,其气味纯正、色泽鲜艳、实用性强、商品价值高,为中医最好的药用部位。

  有关研究表明,蛹虫草含有虫草素虫草酸、虫草多糖、蛋白质、超氧化物歧化酶(SOD)、麦角甾醇氨基酸、维生素及多种微量元素,与冬虫夏草的化学成分基本相同。另外还包含虫草素在内的腺苷尿苷尿嘧啶腺嘌呤等物质。蛹虫草的活性成分除前述已知的成分外,相信还有未知的活性成分有待发现、研究。

  我国虫草资源十分丰富,虫草菌种大约有60多种,常见的主要有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蛹虫草(Cordyceps militaris)、大团囊草(Cordyceps ophioglossoides)、蝉花(Cordyceps sobolifera)、粉被虫草(Cordycepspruinosa)及亚香棒虫草(Cordyceps hawkesii)等,它们的药用效果基本相似。

  市场上常见蛹体代料培植的蛹虫草子实体品种,从培养基特点可分为大米基料蛹虫草和小麦基料培养基蛹虫草;以子实体顶端部位形态特征区分,可分为尖头、小圆头、大圆头三种。主产地有广东江门、辽宁(沈阳、辽阳、营口、锦州)、内蒙敖汉旗、河北沧州、山东德州、黑龙江望奎。

  虫草属(Cordyceps)真菌是药用真菌中的一个大类。虫草种类较多,据报道全世界大约有400多种,从英国 CABI Bioscience 提供的菌物名称数据库上可检索到多达497个虫草菌名称记录。虫草属线%以上是以昆虫为寄主寄生,主要以鳞翅目、鞘翅目、同翅目、半翅目、膜翅目、双翅目、等翅目、直翅目、以及蜘蛛等昆虫为寄主。一般来说,不同的菌种,有它们各自专一寄生的昆虫。寄生的早期包括幼虫、蛹、成虫。除膜翅目多为成虫外,其他都以寄生地幼虫期为主。

  以蛹虫草子实体顶端形态作为蛹虫草子实体品质高低的评估标准并无任何科学依据。

  以大米基料培养基培植,子实体细长圆形稍卷曲、头部圆形披覆粉末、柄部细小颜色浅。

  沉底时间越短的品质越好,老化、退化变异低质品长时间漂浮不沉。浸泡后的子实体颜色 越金黄、越均匀品质越好。

  蛹虫草子实体用热开水泡出的茶汤有其特殊的腥味,部分人不太适应,解决办法如下:

  蛹虫草子实体是蛹虫草生殖细胞“孢子”(相当于植物的种子)随风飘散粘上某些昆虫的蛹后,萌发菌丝并侵入蛹体内吸取养分,而后从蛹体上长出的金黄色、或橘黄色、或橘红色的棍棒状物体,是产生生殖细胞“孢子”的生殖体(相当于植物的果实体)。

  商家所谓的“孢子头”是指蛹虫草产生生殖细胞(分生孢子)的生殖器官(子实体)顶端部位,是生殖器官的上部而已,有效成分含量并不比子实体的其他部位高,其大小与其营养价值更无关系。而且,野生蛹虫草至今未发现所谓的“大孢子头”品种,此品种是人工育种过程中产生的畸形品种,品质低,实质是“孢子头”越大属于畸形越严重,品质越低。

  冬虫夏草(C.sinensis)极其近似,故药典中记载为“北冬虫夏草”,国外最早的报道是1723年Vaillant在他所著的《BotanieonParisiense》一书中,提到了蛹草和大团囊虫草,通过基源鉴定认为它与冬虫夏草是同一个属。自1727年在巴黎科学院院士会上,作为虫草属的模式种具属种名“Cordycepsmilitaris”发表以来,迄今已有282年历史。此后,我国陆续有标本输往欧洲及亚洲的日本,引起了各国学者的极大兴趣,并针对各自本国的虫草资源,进行驯化和生态研究。

  成熟期末期、子实体顶端老化(呈泡沫化状)前的采收,是子实体产量及品质的重要保证。

  光照强度、光照时长、光质(光波波长)等对蛹虫草子实体的有效成分含量和产量的影响很大。

  主产地沧州,以大米基料培养基培植,整体呈蝌蚪状,顶端披覆乳头状突起和粉末。

  虫草酸D-甘露醇,具有抗自由基、抗氧化,利尿脱水、镇咳、祛痰和平喘的作用。甘露醇已成为人工培养蛹虫草的质量控制指标之一。

  尖头品种多出自辽宁,多数经硫磺熏制卫生堪忧。圆头品种多出自河北沧州和山东德州。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编写的《中华本草全集》第172页上说明,蛹虫草的异名就是冬虫夏草。基于虫草对人体的奇异功效,因而与人参、鹿茸同被列为中国中药宝库“三宝”。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09年3月16日公告批准蛹虫草为“新资源食品”。

  以大米基料培养基培植,子实体粗短呈圆柱状稍卷曲、顶端钝圆无明显膨大且无小刺。

  蛹虫草富含硒,硒被称为微量元素中的抗癌之王,是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的必需组分,GSH-PX可引起人体不断产生可致癌自由基的破坏。

  表面无白色菌状物----老化;沾染金黄色以外的其他颜色----感染杂菌。

  子实体整体结实干净、颜色金黄且均匀、表面无白色菌状物、无沾染金黄色以外的其他颜色

  子实体(fruiting body,sporocarp,fructification)是高等真菌产生生殖细胞“孢子”的生殖体(相当于植物果实体),由已高度组织化了的菌丝体组成。高等真菌无论是有性生殖还是无性生殖,其生殖体都称为子实体。

  蛹虫草人工培育生产过程中最大以及最具普遍性的难题,是蛹虫草菌种的遗传变异显著,优良性状不能稳定遗传,极易老化或退化,甚至变异。一般来说,从野生蛹虫草菌株中分离的一个较好菌株,幸运的线年,保持优质高产。但通常是使用半年左右,甚至是传种几代后菌种就严重退化,表现特征是不长或只长出极少量子实体,而且质量极差。

  蛹虫草寄主的专一性不强,可寄生于鳞翅目鞘翅目双翅目等昆虫的幼虫、成虫和蛹,并且大多数寄生于蛹。其寄主昆虫共有3目11科19种。

  我国是发现和在医药上最早应用虫草的国家。在20世纪30年代,我国就开始发表若干新种,然后到70年代前期进展缓慢,从70年代后期开始,我国学者对虫草的研究才甚为活跃,开始对这类真菌资源展开调查、描述和鉴定。而对蛹虫草的资源分布、生物学特性、生理活性物质、药理作用、临床应用、人工栽培和工业深层发酵只是近二十几年的事。我国的医药工作者在药理作用、化学成分及临床应用方面,亦相继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同类品种,整体粗细长短越均匀品质越高,过粗、过细、过长、过短都是菌种变异退化导致的 畸形,品质低。【

  蛹虫草是微生物,生长激素对其有产生畸变甚至杀灭作用,在人工规模培植中添加激素以促其生长的做法并不可取,风险极大。但某些激素可作蛹虫草新品种开发研究实验之用。

  蛹虫草【Cordyceps militaris(L.ex Fr.Link)】又名北冬虫夏草、北虫草、蛹草等,是虫草属的模式种,在生物分类学上与中华冬虫夏草【即常用的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简称中华虫草】同属于真菌门(Eumycom)、子囊菌亚门(Ascomycotina)、核菌纲(Pyrenomycetes)、球壳菌目(sphaeriales)、麦角菌科(Clavicipitaceae)、虫草属(cordyceps)。是一种虫或蛹与菌的结合体。

  抗生素对微生物蛹虫草菌有杀灭作用,人工培植蛹虫草,添加抗生素极可能颗粒无收,无人会这么做。

  不同生产厂家、或同一生产厂家不同生产批次的蛹虫草子实体,有效成分含量差异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