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没有电灯、手电筒灯芯草

  大家最开始知道灯心草这个名字很可能是通过一个非常有名的吝啬鬼的故事:一财主,临断气而挣扎,呻吟声微弱,似有所嘱托,众人只见其伸两指,指向灯台,惟有其老婆心领,只因油灯之两根燃烧灯草。故事里灯心草是无辜的,一味良药也是被蒙尘于是非。

  本品为干燥茎髓,呈细长圆柱形,表面乳白色至淡黄白色,粗糙,有细纵沟纹。放大观察可见表面有许多丝状物,相互交织成网,最外多呈短毛状。质轻软如海绵状,略有弹性,易折断,断面不平坦,白色。

  《本草便读》言其色白体轻而功专入肺,寒能清热,淡可分消,故能祛除湿热,通利水道。本品甘淡微寒,淡以渗利,功不峻烈,适宜病情较轻者,作清热利水药之辅助。

  记得上小学时,老师问我们什么是小康生活?我们七嘴八舌的啥都有,老师说的是: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现在这样的生活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在古代,没有电灯、手电筒,晚上如何照明?古代的照明工具有蜡烛和油灯。油灯的灯芯捻子在棉花传入我国之前是用灯心草做的。

  灯心炭为取灯心草置锅内,上覆一口径略小的锅,贴以白纸,两锅交接处,用盐泥封固,不使泄气,煅至白纸呈焦黄色停火,凉透取出。朱灯心为取剪好的灯心段,用水喷洒,使微湿润,放瓷罐内,加入朱砂细末,反复摇动至朱砂匀布为度。本品利水通淋宜生用,降火安神宜朱砂拌用,清热敛疮宜炒炭。

  心火常见急躁,失眠,口舌生疮或溃疡,面赤口渴,出汗多,小便短赤。实火是火邪太盛,阴不制火而上;虚火则非真火,而是阴津不足致使水火失衡,虚阳上浮。实证可喝竹叶灯心草茶,取竹叶10克、灯心草6克,煎水代茶饮。二药味甘而淡,易入口,好转停用。

  灯心草喜水,常生于水边,故知其性能却水;茎髓燃灯不灭知其有通利之性,故用其利水通淋。本品味甘、淡,性微寒,归心、肺、小肠、膀胱经,功于利水通淋,清心降火,主用于治疗淋病,水肿,小便不利,尿少涩痛,湿热黄疸,心烦不寐,小儿夜啼,喉痹,口舌生疮。其通淋泻湿开癃可通心而入小肠,心与小肠为表里,通水道则小便无壅滞之苦,小肠既通利则心中之热随之下行入膀胱,从前阴而出。

  小儿夜啼可用灯心草烧灰抹乳妇乳头,喂孩子简单便捷。本品烧灰存性吹入喉中可以治疗咽喉疾病,外敷可止血。民间常用灯心草治疗腮腺炎,选取患侧角孙穴(侧头耳廓直上入发际处),灯心草浸麻油,点燃后迅速向穴位接触,然后即起,如听到啪的一声则大功告成。

  灯心草为灯心草科植物灯心草的干燥茎髓,始载于《开宝本草》。本品在栽种当年秋季茎尖开始枯黄时采收,割下茎秆稍晾干,在两片竹片中间绑紧—根大针,灯心草放在两竹片中间,用针尖刺破灯草,两手同时向相反方向拉开,灯心即脱出,把灯心扎成小把,晒干即成。灯心草应打捆,外包草席,放置干燥处,禁重压。

  灯心草科共有8属400余种,多分布在湿地,灯草茎秆绵长,古人正好用来做灯芯,长一米有余,内瓤为灯炷,而剩下外皮则可以用来编织席子,草可编席,髓心入药,物尽其用。